太原房产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市场

为了你我愿在尘世展转千年阿若等我

来源: 作者: 2019-11-09 17:11:13

文|阿羽原创

图|来源于网络

为了你我愿在尘世展转千年阿若等我

白若一脸惊悚的瞪着墨无殇,抓紧手中的被子不断向后退

“你你你你,我跟你说,你你你别别过来,本姑娘可是得过散散散打打冠军的”

白若心中泪流满面,野外探险她跟丢了队伍,好不容易被人救了,没想到只是在那人的竹楼里睡了一觉,再睁眼自己就来到了这个不知甚么朝代的古代,还被青楼的老鸨下了软骨散要拍卖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贞洁不保的时候,她看到了他,他和在野外救了他的人长得如出一辙。她以为自己终究得救了,没想到回来便被他府上的管家洗洗涮涮赤裸裸丢到了他的房间。

她的软骨散药性还在呢!

白若都想抬头问问老天,她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天大的孽吗?

墨无殇走到床边,看着缩成一团的小女人,漆黑的眼眸若有所思,身体又向白若靠近了一分

“你说,我之前救过你?”墨无殇眼光锁住白若

白若喉咙动了动,如果她说在千年后看见的他,会不会被立马拖出去烧死。

“我脸盲,可能是我记错了”

白若偷偷看了一眼墨无殇,见他貌似没什么进一步的动作,期待的说到

“可你确切今天从青楼救了我,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墨无殇不作声,冷峻的脸庞看不出情绪。白若见状一点一点带着被子挪向床边……

“确切的说,是我买了你”撂下这句话墨无殇便出去了,留下风中凌乱的白若。

“靠!”

离去的墨无殇回到书房,从桌案暗格中拿出一副画,画中是一名女子,正是和白若一样的容颜。

墨无殇烦躁的将画扔至一边,近半年来,他总是重复做一个梦,梦中只有两个画面。先是那个和白若长的如出一辙的女子在花丛中回头笑着叫着他的名字,然后画面1转,那个女子倒在地上伤痕累累,岌岌可危……

梦中一直有个声音,他听得出来那是自己的声音,却带着无尽的思念和沧桑

“阿若,等我”

每每从梦中醒来,心中那种酸涩感那末真实。

他让人带着画像走遍了宋国,却依旧没有找到她,而她长得并不像外族人。直到今天传来消息,烟雨楼的老鸨从城郊的树林中捡到了她……

他看的出来,白若说的他曾救过她不是假话。

那末,墨无殇眸光一凛,不管她是谁,若要危害墨玉山庄,她绝不放过她!

墨无殇走后,就来了婢女为白若梳洗穿衣打扮,在白若被折腾的云里雾里的时候,又被架到了一对老夫妇眼前。

白若郁结,那死面瘫这是把她转手给人做闺女了?要不然主位上那对夫妇为何要用那末慈祥的眼神看着她。

墨庄主和墨夫人看着眼前俏生生的白若,两眼发光。

他们都听说了,从不近女色的殇儿今天竟然进了烟雨楼,还带出了一个姑娘。他们也查过了,这个姑娘是被老鸨迷晕的,是个清白的。于是这对老夫妻就脑补了一场墨无殇与白若的缠绵悱恻的大戏。

墨夫人先开了口

“白姑娘,到了这儿就把这当成自己家,别看殇儿总是冷着脸,他心里热着呢”

What?她是不是穿越到了精神病院?

墨庄主和墨夫人拉着白若又说了好久,最后还是墨无殇赶来一把拽走了白若。墨老夫妇两人看着他们的背影,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料想……他们的殇儿终于开窍了!

“痛痛痛,你放开我”白若像个小鸡仔似的被墨无殇拖着。

墨无殇放开白若的手,寒声道

“不管你是谁,从哪来的,若是有甚么不轨的企图,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白若一听怒气就上来了,她莫名其妙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经历了各种惊吓,她还来不及委屈,就直接被扣上了不轨的帽子,她招谁惹谁了?

“我连你你谁都不知道,我吃饱了撑的要害你”

“我告知你,你要是怕我不轨,就赶紧放了我,”

白若冲着墨无殇一通大喊,末了喘口气,1脸气势汹汹的挑衅着说

“你要是不放了我,我就让你鸡犬不宁!”

娘的,当我白若是是软饭的吗!

墨无殇的眼神波涛未动,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走了。白若无语,死面瘫多说一句话会死啊,斗大的拳头全打在棉花上了。

自那以后三个月,白若都没和墨无殇正面打过交道,纵使她的房间就安排在墨无殇的院子里。

这三个月来,她试着逃跑过,可是每次都被不知道从哪出来的暗卫拎了回来。后来白若就想,既然自己穿越前看过和墨无殇长的一样的人,他又不知什么原因买了自己,那么是否是从他身上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呢?

自这天开始,墨无殇走到哪白若跟到哪。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墨无殇对白若已放下了戒心。1是神医归谷子确认他没有中过任何药物或蛊毒的痕迹;

2是虽然白若还有一个疑点就是来历不明,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但也不知是否是梦境的关系,墨无殇对白若其实直觉上是相信的。乃至还有些若有若无的疼惜,只是这点怕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所以白若跟着,他也不阻止,恰好可以观察她。

平日里除如厕睡觉,白若都如影随形,只不过越跟着墨无殇,白若就越来越迷惑,他到底为何买回自己,既不让自己暖床也不让自己干活,反而在这山庄里他人都称她为小姐。而且,墨无殇从头到脚她都没瞧出来她穿越的玄机。

墨无殇看着身后无精打采的白若,突然想起梦中笑靥如花的她,心中一动,抬脚就换了个方向。直到墨无殇翻身上了马,白若才反应过来,抬到半空的脚急就要踏出庒门的脚瞬间收了回来,委屈巴巴的看着墨无殇,她也想出去哇……

“过来”墨无殇居高临下看着缩回去的白若,眼中似有波光略过

“啊?”白若有点懵,难道要她牵马?死面瘫!欺压弱女子!

白若心中骂着墨无殇一边牵起马绳……

墨无殇看着她这一系列动作嘴角抽了抽,无声叹了口气便弯腰捉住白若的手放在身前。

“驾!”

白若从没骑过马吓得牢牢靠在墨无殇身上,墨无殇感受怀里的温软,心中仿佛也柔软了一分。墨无殇一路向西奔去,进入1处峡谷便停了下来。抱起白若一个旋转落了地。

“到了”

白若转身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漫山遍野的花盛开在峡谷,彩蝶翩跹于花丛,脚下不时还有不怕人的小动物懒散而过,静静听还能听见溪水的声音。

白若瞬间忘了身边的墨无殇,跳着就奔向了花丛,在现代可很少能看见这样的地方了。一抹蓝光闪过,白若发现那竟是一朵蓝玫瑰,现代的蓝色妖姬。白若轻轻碰了一下,不料花朵直接落在了手上。虽然如此,白若还是很开心,拿着花向着远处站着的墨无殇挥手

“墨无殇~”

墨无殇看着眼前的一切,与梦中竟如出一辙……梦中与现实她的声音渐渐重合

“墨无殇~”

看着整向他跑过来的白若,墨无殇喃喃出声

“阿若”

“嗯?你说甚么?”白若没听清

“我叫你阿若可好”墨无殇凝视着白若,眼中柔情几近让白若窒息。

白若呆呆的举着蓝色妖姬,说

“你知道它的花语是什么吗”

“宿命的相遇……”

两个人静静地相互望着,时间仿若静止,而他们只是站在哪里,就很美好。

……

“你说你来自未来?”墨无殇不是不信,只是有些惊讶,这样的她就可以解释的通了,毕竟这世界之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嗯,我刚刚就觉得这里有些熟习,看到那条小溪才想起来,就在这里,和你长得一样的人救了我,那边应该有座竹楼的”白若一边啃着烤鱼一边说道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抓我,咳咳,买我吗?”

“因为夜有所梦”

“哈哈哈,这个难道是因为你对我日有所思吗”

墨无殇看了1眼白若,挑着手中的火堆,嘴角微扬

“也不是不可能”

“……”

白若觉得今天的墨无殇可能被掉包了,不过意外的,她很喜欢。她有些不想走了呢……

以后,白若常常躲着墨无殇,她要将那不该有的小火苗掐死在摇篮里,她不属于这里,早晚是要走的。而这是墨玉山庄,是墨无殇的地盘,两人自峡谷回来就对换了角色,墨无殇总会在白若眼前晃悠。

她就像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不知用了什么计谋,无声无息的攻占一座座城池,当墨无殇意想到的时候,她已直入他的心脏。

“墨无殇,你该知道,也许不知道哪一天我就会消失了”

白若看着墨无殇认真的说到,这次她是心疼墨无殇,她不是石头,她不能不承认,她动心了,不是一点点,是地动山摇。

其实现代并没有甚么可留恋的,她是个孤儿也没什么要好的朋友,她最怕的就是会像来的时候一样,一觉醒来,千年的距离。

“无妨,阿若,遇见了你我便知道我再也放不下你”

“可若有天我真的不见了,你怎么办”

墨无殇将白若抱在华丽,下颌抵着她的头

“那阿若,你要等我”

白若抬起头,口中的话被不断放大的墨无殇吞下。

“阿若,可愿做我的娘子”

墨玉山庄以精巧的机关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六月初八,墨玉山庄少庄主大婚,江湖上数得上数不上名号的纷纷前来道贺。天色渐晚,墨无殇在外陪了一会宾客便来到新居,看着床上一身红衣的女子,墨无殇眼中寒气越来越重。

“来人!”

“掀开她的盖头”

侍卫有瞬间犹疑,但还是照做了。掀开盖头,侍卫大惊,表小姐!

“阿若呢?”墨无殇一步步接近高雅柔。

高雅柔羞涩的笑着,身子向墨无殇倾去,眼中尽是疯狂与痴迷

“表哥,没有阿若,只有我,只有我才是你的娘子”

狠狠甩开高雅柔,墨无殇嫌恶移开眼光

“把她的喜服拔下来,烧了”墨无殇不愿再看一眼,转身就走。

“哈哈哈哈哈,你们不会在一起的,她死了!她死了!”高雅柔疯狂的叫着

墨无殇脚步一顿,想到梦中的场景,心猛地1痛,阿若,阿若,你不会有事的。

墨玉山庄外的1座茅草屋中,白若满身血痕,浑身上下已经看不到一块好的地方。白若努力撑起身子又重重的摔了下去

“墨无殇,你在哪?”

“墨无殇,我好痛”

“墨无殇,快来,我没有力气了”

屋里突然扔进来一根燃着的蜡烛,白若看着身体却无力移动半分。

“墨无殇,着火了,很呛,很痛”

砰!朦胧间,白若感觉自己被抱起来,嘴角无力的扯出一个微笑,他来了。她想摸摸他的脸,可是怎么办,力气用光了,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的跟他说一句我爱你。

墨无殇一动不动的看着白若落下去的手,恍如失去了灵魂。白若感觉自己飘起来了,身体也没了疼痛,看到墨无殇,她想抱抱他却发现自己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她成了鬼魂……

她看着墨无殇抱着她的身体一动不动,眼中再没有了昔日的神彩。而变故接连产生,白若的身体在墨无殇怀中一点点消散。她看着墨无殇疯了一样试图留住她的身体,确是徒劳无功。

而魂体的白若却没有消失。她看着墨无殇如行尸走肉般走过她们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从黎明走到傍晚,头发散乱,下巴长出了粗黑的胡茬。

直到墨无殇来到白若发现蓝色妖姬的那个峡谷,她看见墨无殇眼中终究有了一丝神采,可说出的确是

“阿若,等我”

白若吓坏了,她好怕墨无殇会寻短见。不过墨无殇没有,他回到墨玉山庄告别了墨老夫妇,一个人来到了1处森林找到了一个老人。白若认得他,她和墨无殇出来游玩时她差点成了那个老头的试验品。

墨无殇扔下1箱黄金,对着老头说

“我知道你在研究长生药,钱我给你,我也给你做试药人”

白若终于知道他要做甚么了,难道千年后的那个人真的是他?

她看见墨无殇整日被试着不同的药,常常岌岌可危中又被救活,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那个老头死了。墨无殇又去寻找研究永生术的人,找了几年后他终于发现自己已经是不老之身。

白若看着墨无殇回到那个峡谷,盖起了1座竹楼,他每天都坐在花丛中望着峡谷口知道夜幕降临。他还做了一个巨大的雨布,下雨时,他便将这些花儿全部遮起来,他的阿若很喜欢这些花儿,不能坏了。

下雪时,他会在结冰的小溪上堆起一个个雪人都是白若的样子,他自己常常被冰滑到,却从不让自己摔倒雪人身上。

他每天都在峡谷崖壁上记录日子,千年后他的阿若会出现在这里……

“阿若,等我”

本文完!

goldviagra胶囊

印度神油那家产的

西地那非结构式

相关推荐